自律 维权 协调 服务
当前位置:首页 > 艺海拾贝 > 银苑百花

我与父亲的“战火”

阅读次数:139来源:工商银行遵义分行  作者:何艳  2024年5月29日
分享到:QQ空间QQ好友新浪微博微信

多年以来,人们歌颂的都是母亲。犹如“母爱似春天的风,它轻轻地拂过,不紧不慢地给大地留下一片绿色盎然。母爱宛如天上的云,阳光穿过身躯不轻不重,给大地带来风雨滋润祥和”。或许是父爱过于沉重,使我们不常提及。

直到去年父亲节后的第二天,父亲与妹妹通话中无意提到一句:父亲节和母亲节意义还是不一样哈。他不曾对我提及一句,但从妹妹的话中,还是听出了父亲些许的埋怨,毕竟自我们懂事以来,母亲在每一个属于她的节日都能收到暖心的话语和礼物,但是父亲几乎不曾收到。因为儿时的记忆中,父亲不热衷于过节日,也不乐于接受我们表达的爱意。

小学三年级的时候,我与父亲产生了隔阂,产生的原因并不复杂,一次期末考试,我从第一名滑到了第五名,我认为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那天晚上,我如往常一样洗碗之后就开始看电视,父亲沉着脸一声不吭地坐在我旁边,奇怪而冷漠地盯着我。我的心一阵发凉,但不知父亲为什么会这样,只好又漫不经心地看着电视,父亲生气地说了些什么,我现在记不太清楚了,大概意思就是他觉得我一天就是在混日子,从未认真地学过,未来只会越来越差,我当时委屈地躲到房间里,哭得好伤心。

后来有一天,我家来了好多亲戚,没想到父亲竟然当着所有人的面说我不如我表姐、表妹他们几个。这不过短短的几句话,却恰如一根无形的闷棒打在我的身上,使我幼小脆弱的心灵受到了莫大的伤害,我感到这是奇耻大辱。在客人面前,我无地自容,又羞又恼,一股劲儿地冲出了家门,去外面哭了好大一场。

就这样,冷战拉开了序幕。我开始认真学习,成绩一直处于较好的状态。但我的倔强和任性简直令人不敢相信,使我回避并痛恨着父亲。五年级的时候我生了一场大病,父亲带我到处求医,后又在医院没日没夜地照顾了我将近一个月。这时候我和他的关系稍微缓和了一点,我也没有那么讨厌他了。但是,天有不测风云,中考的时候发挥失常,差点连我们小县城的重点高中都没考上,老师告诉我成绩后挂断电话的那一瞬间,父亲开始泼冷水,语言不带一个脏字,但是句句戳心窝子,害得我当着给我们家采茶的工人、表哥、表弟和我的弟弟妹妹们面泪流满面、泣不成声,颜面都丢尽了。

从那以后,不管他怎么对我,在我心中始终有个心结无法打开。上大学后,母亲告诉我,从小父亲就觉得打击教育更适合我,所以对我说话有时候偏重了些,他还是很爱我的。这时候我也开始释怀,或许他的教育方式是欠缺了些,但是他终究是为了我好,没有他的不断打击,或许我也会跟身边的同年人一样选择不读书,早早“搬砖”、早早嫁人,生活可能会过得“一地鸡毛”。

父亲生日那天,到家已是黄昏时分,当我背着挎包风尘仆仆地走近院里时,看见父亲正弯腰收着晒干的茶叶,夕阳的余光投射在他的后背上,显得孤独而清瘦,我轻轻的叫了一声:“爸”,顿时就觉得喉咙处被什么东西堵住。父亲转身见我,惊喜中透着不相信的神情,好久才说了一句:“姑娘回来了……”

一审:万远利
二审:宋健
三审:赵阿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