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律 维权 协调 服务
当前位置:首页 > 艺海拾贝 > 散文诗歌

东游记

阅读次数:1057来源:遵义红花岗农商银行  作者:罗琳楠  2022年7月27日
分享到:QQ空间QQ好友新浪微博微信

庚子年始,天行时疫,囿于本省不得出,心绪怅然,只以怀念往昔出行之景,念念不忘西湖断桥、乌镇灯影、外滩繁华。又忆及数年前倭国之行,四下寂寥,更添愁绪,遂作此篇。

东海之东,有国名“日本”,以太阳为旗帜,樱为国花,菊纹为国徽,富士山为圣岳,其人称“大和民族”,自号“日出之国”。

前些年的中秋,有幸去了一趟日本,像是终于圆了一个梦,直到回国一周仍然有种不真实的恍惚感。作为较早一批的90后,最初接触日本是从电视上的一部部动画片开始的。从《圣斗士星矢》、《美少女战士》到《名侦探柯南》、《哆啦A梦》,懵懂间借由这些卡通形象串联起了日本国初印象。

时隔多年,当我终于下定决心踏上那个肖想已久的国度,某种扎根于童年的执念破土而出,见风而长,长成一株参天大树。说起来,那次的行程真是十分匆忙,五月底拿到护照,六月即定机票,在一个月的时间内匆匆搞定签证和住宿。我想象那个国度的一切,刺身和寿喜锅的滋味、浅草寺的御守、夜色下的东京塔,以及蔚蓝的湘南海岸。

经过五个小时的飞行,我和姐姐在晚上到达了成田机场。日本的公共交通十分发达,错综复杂的铁路线,电车、地铁、轻轨交叉其中,不同的速度停靠的站台不同,价格也不同。在前往新宿的电车上,我隔着玻璃窗好奇地打量这个城市,周边的人们讲着陌生的语言,电车广播里温柔的女声用中日韩英四国语言播报着停靠的站台。一切的一切,既陌生又熟悉,好像这里就该是这个样子。

东京的第一夜住在了新宿,歌舞伎町的一家小旅馆。时至今日我也记得不菲的房费、现金支付和极其窄小的房间。不得不感叹不愧是东京。第一顿晚饭是在附近的一家拉面馆解决的,味道如何我已然忘却了,唯一稀薄的印象是账单上本金与税款分明,不似国内。

第一站的目的地是箱根,去乘车的路上还发生了一件趣事。我和姐姐一边对着地图一边跟着标识走,来到站台时左右张望,不知乘哪趟车。一位满头银发的长者似是看出了我们的迷茫,主动指着左后方的一趟列车向我们道:“はこね(箱根)。”此后,我们也不止一次被友善的人指路,收获了旅途中温暖的善意。

我曾在另一篇文中写过本次关东行最爱乃是镰仓,这座著名的古都,比之八街九陌的东京,低迷清静许多。保存完好的古建筑群,还能觑见幕府残存的辉煌。在鹤冈八幡宫求了几副御守,不外乎是些平安、如意一类的祝福。沿着幽静的街道一路走到长谷寺,寺庙前面一棵歪斜的松树颇具格调,红红的圆灯笼上印着“长谷寺”的字样。

寺庙在山腰上,登上观景平台,远处是蔚蓝的湘南海岸,一座座散落的民居交错期间,令人联想到日剧里的场景。寺庙完全是日式庭院风格,道旁随处可见神态可掬的小地藏菩萨像。寺里游人寥寥,紫阳花已然开尽,可惜又不到赏枫时节。长谷寺有一处小小的院落用来展示“枯山水”园林艺术,头一次见到这种风格的庭院,我驻足了很久。庭院里只有白色的砂砾、苔藓、山石,砂石充作流水,山石指代崇山,这所谓“侘寂”的审美颇有种日式的禅意。

十天的旅程,我们走过神社朱红的鸟居,登过日落时分的晴空塔,抽过浅草寺的签筒,乘过江之岛的电车。无论是在三鹰美术馆感受宫崎骏的一切,还是在明治神宫遇见身穿“白无垢”的新娘,都让我雀跃欢喜。这种欢喜自然而纯粹,一如遇见灼灼的花、潺潺的水。跳脱于国籍身份之外,感受异国的风土人情,实是旅途一大乐事。

陌生的土地上,不仅风景各异,饮食也全然不同。那是在明治神宫的表参道,我点了好奇已久的亲子丼,丼意为“盖饭”,浇上酱汁的煎蛋盖在表面,米饭里埋着鸡肉,配一碟渍物。也曾在长谷寺的餐厅里点过一串御手洗团子,焦糖色的外观和砂糖酱油带来的咸甜风味十分独特。当然不能忘了大爱的寿喜锅,心满意足地夹起一片和牛,在生蛋液里滚一遭,好像离《孤独的美食家》又近了一些。

诗歌与远方,仿佛是人类割舍不下的浪漫情节。诗歌以咏志,旅行以逐心。旅途中充满了不期而遇,那些未曾见过的风景,亦值得跋山涉水而寻。山川日月,薄暮辰光,旅行又何尝不是诗篇上跃动的星河?有人喜欢热闹,有人偏爱独行,旅途中能遇见形形色色的人,经营着不同的心事。幕天席地,酣枕风月,不妨有那么一瞬间,能放下都市的霓虹丹青,随天随地远行。

人生天地,天地本多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