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律 维权 协调 服务
当前位置:首页 > 艺海拾贝 > 银苑百花

我的父亲

阅读次数:596来源:农业银行遵义分行  作者:任永伦  2022年6月20日
分享到:QQ空间QQ好友新浪微博微信

今天,2022年6月19日,中国人心中的“父亲节”。人们都在以各种方式纪念、感恩自己的父亲。父爱大如山,每一位作为儿女的,都会不同程度地感受到父亲浓浓的爱,也会永远记住父亲的音容笑貌。

寂静的夜晚,我独自一人坐在家里,再次想起了我已经远去的父亲。

记忆中的父亲,因为生活的年代读书不易,没有读多少书。作为家里的老大,为了帮助爷爷奶奶支撑当时的那个大家庭,自懂事起就开始干农活。在我的印象中,他的农活干得非常漂亮。

他对知识特别渴望。他在我们几姊妹小的时候,为了不耽误妈妈做事,给家人缝补衣裳,总是在夜晚背着我们到寨子上听读书人家的孩子读三国演义、水浒传及红楼梦,以致后来他还不时用听到的故事鼓励、鞭策我们。

他对读书特别重视。因为他感觉自己在生活中就是没有文化,自己有些无奈和力不从心,所以孩子读书的事对于他来说就是大事中的大事。在他的心中,只要我们在读书,即使自己干的农活再苦再累,也不要我们帮他干活。每每看到父亲因为我们在努力学习特别开心的样子,我感觉到我的父亲是世界上最好的父亲,我为自己有如此伟大的父亲感到特别高兴。直到今天,我们几姊妹还在谈父亲当年是如何督促我们读书的?他在劳作一天后,还不忘检查、督导我们读书的效果。只见他手持一根金竹刷,要我们把书读给他听。我们读着读着,他好像就睡着了。其实他是在假装睡觉,看我们是怎样读书的。我们心想,他已经睡着了,就跳越式读课文。殊不知,这一弄虚作假,还是被他发现了。不用说,一顿金竹刷上身伺候,从此,我们在他督导时就再也不敢读假书了。他经常在我们耳边灌输“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家无读书子,官从何处来”。

他对奉献特别上心。他曾经告诉我:当初土地下放承包到户,每家每户分土地。划地时需要有人扛竹竿丈量土地。安排生产队的其他人扛,哪个都不愿意去,认为干此活低人一等,但他主动报名扛杆子丈量。由于长时间扛杆子丈量土地很辛苦,任劳任怨的帮忙,感动了主持丈量土地的生产队队长、会计,在分划自家土地时,就考虑了亩分的松紧、土质及水势的好与差。所以,我家分得的土地相比起来亩分要松一点,土质要肥一点、水势要好一点。如今想起来,我父亲做事还是充满智慧的。

他对母亲特别关爱。在富贵人家长大,在插花楼上绣花的母亲,十二岁就嫁给了父亲。刚过门时,母亲连农活都不会做。每次出门干农活,都是父亲耐心指导。由于母亲身体瘦弱、个子不高,干挑水、背柴、担粪的重活难以吃消,父亲几乎一辈子都没有让母亲干重活。母亲经常告诉我们,你父亲对我特别好。大凡要种地挑粪时,都是你父亲一个人挑,她很少涉及,干的都是些轻松的手上活。只有父亲不在家,水缸里没水时,她才会偶尔去挑一挑水。母亲对针线活和茶饭特别熟悉,在周围几个寨子都很出名。特别是周围哪家要缝制棉衣,都会请母亲去主创。每次做到很晚时,父亲都会不怨不悔去接她回家。后来,因为我们都出来工作了,父母亲被接到了县城生活。在县城生活的十多年,父亲几乎每天都牵着母亲的手上街游玩。所以,凡是知道那一对恩爱夫妻是我们的父母时,人们都会称赞我们双老的恩爱。我曾经为此询问过母亲,她动情地告诉我:五九年饿饭,你几乎没有命了的父亲被她从死神里拉了回来。你父亲一直很感激我,所以他对我特别好。

他对父母特别孝顺。爷爷脾气不太好。每次爷爷发脾气时,父亲都会忍让。爷爷是个万年宽。一年到头就是这家吃生日酒、那家吃嫁娶酒,家里的农活基本上是父亲领头干。后来,爷爷患病倒床三年,父亲背上背下,嘘寒问暖,没让爷爷老泪众横。所以,爷爷在临终前拉着父亲的手说,你不要担心,我走后你一切都会好的。奶奶年纪大了,无法去赶集了。父亲每次赶集都会给她买点东西。凡是家里有啥好吃的,他都要求我们,去把奶奶请来一起吃。父亲的言传身教,让我们几姊妹从小就懂得孝顺父母,懂得感恩别人。

他对子女关爱有加。当年我在县城读高中时,因为上学要按时赶坐离家三十多公里的那班唯一的客车,得凌晨从家出发。矮小的我,独自一人赶路,又是天未亮,他很担心。每次都是他早早的起来,与母亲为我准备早饭,然后送我赶路,直到天亮时我们才分别,他往后会、我往前赶。在我们参加工作后,他时常提醒我们,要特别珍惜来之不易的这份工作,不要做对不起单位、同事和家人的事,要清清白白做人,让自己一生永远心安。记得是深圳刚刚改革开放时,我也想和其他人一样,辞去工作,独自去深圳闯一闯。可是回家征求他的意见,被他骂了个狗血淋头。无奈,只好在单位工作下去了。如今想起来,可能是父亲不希望看到我独自一人去深圳打拼天下。后来,我与他提及此事时,他还是认为他的决定永远是对的。每年杀年猪,他都会安排母亲为我们几姊妹分别准备一些腊肉制品。他告诉我们,这肉是我和你母亲自己喂的,吃起来一定很香的。

他对浪费十分反感。他对粮食的珍惜到了极点。在后来吃饭不愁时,他还是对我们不吃、倒掉剩菜剩饭大发雷霆,以致我们有时只能悄悄的将不能吃的剩菜剩饭倒掉。他对穿着不很讲究,认为能穿就行。在我们孝敬他,为其购买穿的时,每次都是一脸的不高兴。“有那么多穿的,还买来干什么”。衣服穿了很久,已经有补丁了,他都舍不得丢弃。他说,我们是从艰难日子过来的,如今这穿的,四季都有,够安逸的了。

夜深了,父亲的点点滴滴依然在我脑海中荡漾。在天堂里的父亲,您现在还过得很好吗?那里没有了病痛吧!

希望您的在天之灵,不要担心我们,我们过得很好。请您放心,您的谆谆教诲、殷殷嘱托,我们永远牢记在心,您用实际行动铸就的良好家风,我们一定会永远传承下去。希望您的在天之灵,永远护佑我们,在未来的工作和生活中,一切安康幸福,一切顺风顺水,一切如你所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