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律 维权 协调 服务
当前位置:首页 > 理论研究 > 调研文章

酱酒投资过剩的问与解

阅读次数:280来源:遵义银保监分局  作者:黄进海  2021年11月19日
分享到:QQ空间QQ好友新浪微博微信

据调研来看,现阶段大大小小的社会资本在茅台镇基本只干了一件事——淘宝茅台镇窖池或基酒,梦想着手中的窖池或基酒不断升值。个人认为,“挖”窖池和“淘”基酒正如淘金,当人们一拥而上时,反而变成了一种赌博,会将酱酒上下游和周边配套设施价格抬上去。正如在美国西进运动时期,西部淘金热潮中,大部分淘金者没挣到钱,反而是卖水、卖工具、搞运输,为淘金者提供服务的人挣到了大钱。

一、酱酒行业现状

2020年,中国酱香酒产业产能占白酒行业的8%,实现行业销售利润630亿元,占中国白酒行业利润的39.7%。贵州省政府为进一步助推酱酒产业发展,在全省“十四五”规划纲要中明确提出“到2025年,白酒产量达到60万千升,白酒产业产值达到2500亿元,优质烟酒产业产值达到3000亿元”的目标。随后,贵州省工业和信息化厅发布2021年“千企改造”工程省级龙头和高成长性企业名单。在254家企业中,酒类企业就有24家。面对如此大的酱酒产业容量、利润率和政策支持,产能竞赛便接踵而至。酱酒头部企业,茅台、习酒、国台、金沙、珍酒等,先后发布扩产计划。预计本轮酱酒产能扩张结束后,将新增约20万吨酱酒产能,酱酒市场规模和产业规模未来将达到5000亿元和3000亿元。

二、资本投资酱酒现状

(一)全省产业技改潮起,酱酒产量被逐步推高。产能扩建技改,不仅是企业自身行为,更得到了地方政府政策的大力支持。从2021年贵州省公布的“千企改造”名单可以看出,此次涉及酱酒企业的技改项目,增量均在3000吨以上,习酒、国台、金沙等实力企业则在万吨以上。拓宽视线来看,除了“千企改造”所涉及技改项目外,地方还在推进茅台201厂3万吨酱香系列酒技改工程及配套设施、鸭溪酒业年产5万吨白酒技改、金沙古酒1万吨技改二期、无忧酒业年产2000吨技改等项目建设。仁怀市“十四五”规划中还明确提及,将倾力支持茅台集团及其子公司技改扩能,推动“两个10万吨”目标早日实现,助力其成为全省首家世界500强企业。而在贵州之外,其他区域酱酒企业也制定了产能目标,如广西丹泉酱酒目前产能为1.5万吨,储能6万多吨,计划于三年内扩产到3万吨。

(二)酱酒产业利润驱使,业内投资酱酒成风。近20年来,全国至少有20家非酱香型酒企涉足酱酒生产。仅2021年,白酒行业就有多家非酱香型企业跨界进入酱香酒领域,公告的就有,海南椰岛全资子公司椰岛酒业携手糊涂酒业共同出资在仁怀市设立酱酒公司,水井坊斥资5.6亿牵手茅台镇国威酒业推进浓香、酱香的多品类运作,金徽酒业宣布推出酱香型白酒陇南春品牌与现有金徽酒形成双品牌运营。实际上,他香型白酒的“染酱”受到消费者质疑的不在少数。如徽酒集团推出“酱香百岁”之后,业内人士直指其盲目跟风,2021年经营效益较差。因此,浓香企业要想转酱,至少在消费者培育上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三)业外资本大量涌入,资本围猎酱酒势起。从今年新闻可知,融创中国携手环球佳酿与仁怀市政府签约,在茅台镇规划3万吨酱酒产能;周大福计划投入100亿在仁怀茅台镇打造高端酱酒;中海洋拟以400亿资金在茅台镇收购酒厂打造酱酒品牌;贵州省国资委斥资50亿成立贵州酱酒集团,遵义市国资委斥资10亿成立遵义酒业集团;红牌集团、修正药业、阿里巴巴、巨人集团等,百度上都曾与茅台镇酱酒出现在一个词条里。业外资本呈现以下几个特点,一是属性多样。涉及金融、房产、科技、综合、家电、医药等,且实力雄厚,在其行业颇具知名度的大型集团公司。二是投资金额巨大。业务资本实力雄厚,投资力度大,上亿元到数十亿元乃至数百亿元的投资,不断拉高了酱酒的入门门槛,入局酱酒成为高端玩家们的专属游戏。三是投资品牌下沉。从被投资对象来看,除了茅台、习酒、国台、金沙、钓鱼台等之外,资本全面下注酱酒品牌。不少老品牌凭借品质、文化、产能等同样脱颖而出,如衡昌烧坊、贵州安酒等老牌企业也被资本锁定。四是做大成资本主要目标。从企业制定的目标来看,主要集中在完成上市和实现百亿营收上。如天士力控股的国台正在冲刺上市,红牌集团旗下周大福酒业计划在5年实现100亿销售额和上市目标。衡昌烧坊也计划于三年内实现IPO,宝德集团投资的金沙古酒则希望在5年内上市。五是近两年集中涌入。从时间上来看,外资入局酱酒在时间上分布较为均匀,总体上以2014年左右和当下相对较多。资本的嗅觉总是灵敏的,前者或许是当时酒业发展正进入黄金时段,而当下入局酱酒的原因则不需赘言。六是以大手笔收购为主。从业外资本的入局方式来看,主要分为投资和收购两种方式。而梳理发现,更多的资本更愿意选择斥巨额资金进行全资收购,如“中海洋”、修正药业、领亚集团等均以收购为主要手段,但今年还无成功案例。

三、资本大量涌入的利弊

(一)资本进入的益处

整体、长期来看,资本的介入是好事,利大于弊。一是带来较大的宣传效应,提升酱酒在全国的知名度和影响力。二是一些中小企业擅长酿酒,但企业管理、市场营销能力仍亟待提升,外来资金进入,能让企业专注酱酒酿造,也能开拓本地中小企业的眼界,提升地方企业的经营能力,有助于地方中小企业做大做强。三是资本能为本地方中小酒企的发展提供充足的资金和动力,这对地方政府打造酱酒产业集群有很大的帮助。

(二)资本无序进入的弊端

1.资本富集于酱酒中游,造成上下游被忽视。一是富集于地理上的中游,大量资本流入赤水河中游贵州段的仁怀市,而上游的遵义市区和金沙县,下游的习水县和赤水市却被大量社会资本忽视,导致资本过于集中于仁怀市茅台镇,炒高了当地土地、房产、厂房、基酒、生产许可证等相关资源价格,可能会造成地方“酱酒泡沫”。二是富集于产业链上的中游,即酿造生产环节。社会资本逐利酱酒生产环节,忽视上游酱酒原产料的种植和包材生产,下游的销售和品牌打造,造成酱酒产业链生产环节过于臃肿,上游原材料供不应求,下游销售渠道、品牌打造乏力,不利于酱酒产业健康发展。三是产业链上下游资金短缺,发展态势不容乐观。目前整个产业链仍缺乏足够社会资本的进入,如上游红粮供给不足,造成酱酒产业链上下游的衔接问题明显,一边是农户高粱种植意愿不高、种植面积收缩,一边是企业扩充产能,供需矛盾难以调和。

2.业外资本大量涌入,地方酒企竞争加剧。一是现阶段资本投资模式主要以购买厂房、基酒或开设厂房为主,投资模式过于单一,趋于同质化。随着时间的推移,必然导致更加激烈的竞争和内耗,对资本来说风险也更大,也不利于贵州酱酒行业的发展。二是大资本的涌入,投资门槛不断抬高。随着资本涌入和酒企扩产,由需求拉动的红粱涨价让一些中小酒企不堪重负,另外资本的涌入造成当地土地价格、生产许可证、环保等费用水涨船高,又限制了当地中小酒企扩产。客观上限制了本土中小酒企的发展。三是市场的快速开拓,对酒企的供应能力(包装出货)、人才、品质保证、销售、服务都提出更高的要求,而地方平台和产业协会提供的服务又不足以支撑地方中小酒企在大资本面前保持竞争优势。所以大量资本无序进入后,很有可能造成部分中小酒企面临破产危机。

3.资本推使酱酒扩产,商品稀缺性将会被弱化。一是酒企产能释放后,可预见产品价格会下降。资本的无序涌入会造成酱酒产能进一步扩大,推高供给曲线,甚至可能高于市场承载能力。一旦酱酒进入成熟阶段,巨大的产能在某一个时间点集中投入市场,产品不再稀缺,可预见酱酒毛利将会出现大幅下滑,甚至可能会造成酱酒价值“蒸发”。二是头部酱酒企业产能释放,基酒作为酱酒生产要素的稀缺性也会被弱化。目前酱酒市场已经出现分化,酱酒企业和产业资本的投资门槛已经从千吨级到了万吨级,对资方的实力提出了更高要求。头部品牌扩产风险较小,中小型酱酒企业盲目扩产风险巨大。对于酱酒头部企业而言,有足够的品牌张力去承载产能扩张。但对没有品牌运作能力的中小酒企而言,随着头部酱酒企业产能释放,基酒供需矛盾缓解后,营收空间将会进一步被压缩。

四、应对措施

(一)引入好资本,驱逐劣资本。“资本”如水,能载舟亦能覆舟。面对资本涌入的浪潮,地方政府应该抱有既欢迎又审慎的态度对待资本,友好“选商”。对投资实力不足的、未来发展规划不清晰的或怀有炒酒心态的资本,应禁止进入当地酱酒市场,坚决把投机倒把者剔除出去。对投资实力充足、有清晰发展规划且符合地方发展战略规划的资本,地方政府要积极为其搭建平台,引入资本“鲢鱼”,推动地方酱酒产业转型升级。

(二)调整投资结构,促进上下游发展。酱酒需要资本,但更需要多元化、差异化的资本,地方政府应引导资本投资结构调整,积极布局酱酒产业上下游。布局上下游在利润上虽然不能和酿酒相比,但与其一拥而上,不如寻求差异化投资。只要有人酿酒,就有对上下游资源的需求。差异化投资,可以让产业链上的资本配置更加合理,也可以纾解资本拥堵于一地一环节,避免酱酒生产陷入过度竞争的问题。如果资金不往高粱、供应链、包装、勾储、检测、标准等上下游导流,夯实酱酒生产基础建设。酱酒就将长期处于初级形态,无法突破瓶颈转型升级,也就无法实现产业集群规模化。

(三)规范酱酒市场,助力健康发展。随着社会酒类消费需求的升级,特别是名酒供求关系的长期趋紧,白酒价格水平不断走高。资本嗅到利润气味密集进入,“围猎”酱酒,超出市场调节范畴的过度炒作,对行业良性发展带来了巨大风险。对此,政府必须引导行业协会、厂商、经销商,形成统一认识,开展渠道调查和引导管理,杜绝经销商囤酒、炒酒的恶劣行为,共同推动行业规范建设,保障酒类市场健康,增强消费活力。另外,强化资本行为的管理,规范白酒企业的兼并重组,坚决打击炒酒囤地行为,这是酒业健康发展的长期举措。

(四)夯实酱酒基础,打破产能天花板。优质高粱的供应,直接影响着酱酒产业的规模大小。政府在制定产业规划和引导酒企制定发展战略过程中,一定要充分考虑资源稀缺的问题,不能盲目扩产,量力而行。“贵州省、遵义市、仁怀市三级政府都在提再造一个茅台,关键是怎么打造?当前核心产区资源极度稀缺,土地资源就是黄金,红缨子高粱资源供给紧张,资源配置怎么解决?在这个风口时期,政府头脑更应清醒,引导企业充分考虑现有资源禀赋,不要盲目跟风投资扩产;另外,政府要把红缨子高粱基地建设作为乡村振兴工作的重要举措,引导红粱生产企业和酒企让利农户,实现“三方”共赢,夯实酱酒生产原料供应基础,酱酒产业才能可持续发展。

(五)银行业要紧紧围绕服务实体经济的要求,严格信贷资金管控,防止信贷资金被用于恶意炒作酱酒行业随着社会公众对仁怀茅台镇酱酒价值的认知度不断提高,特别是近期高端酱酒供求关系的进一步趋紧,茅台镇酱酒价格水平整体不断走高,吸引部分游资进入酱酒行业进行炒作,对行业良性发展带来了巨大风险。在此种情况下,银行业一定要严格酱酒行业贷款的审查审批,加强信贷资金管控,防止信贷资金被挪用于恶意炒作酱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