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律 维权 协调 服务
当前位置:首页 > 艺海拾贝 > 银苑百花

追忆我的父亲

阅读次数:307来源:建设银行遵义分行  作者:李崇飞  2021年10月15日
分享到:QQ空间QQ好友新浪微博微信

电影《长津湖》上映已有一段时间了,当这三个字引入眼帘,我便每每想起我的父亲。我的父亲就是在这场战争中负伤致残的。

父亲生前,很少向我们几姊妹过多地讲起这场战争相关的事情,我们至今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受伤的。“真正的战争远比你们从电视里看到的要残酷!”父亲只是给我们几姊妹说过,他受了重伤后困在一个岛上,岛上的医疗条件非常有限,加上非常寒冷,导致肺部也感染了。后来回国治疗了一年多才保住了一条命,但却落下了终身残疾,一边肩膀比另一边要矮了差不多5、6公分的样子。

打我记事起,父亲总是行色匆匆。他总有下不完的乡,开不完的会。每次下乡一去就是十天半月不回家。出门老背一个黄挎包,里面除了他常常服用的药外,还有一样东西是经常备在包里的,那就是一小瓶“敌敌畏”。因为下乡后长期居住在老百姓家里,那时候老百姓居住条件还非常差,虱子、跳蚤很多,这种能够令人死亡的毒药也可以防虱子、跳蚤。

我是家里的老大,下面还有5个弟弟、妹妹,母亲是农村户口,在家务农。由于子女多,缺乏劳动力,生活“超支”是压在我们家头上的一座大山。在我的记忆里面,幼时缺衣少食是经常发生的事。

即便在这样的压力下,我却从来就没有看到父亲愁眉苦脸,随时看到他都是笑笑呵呵的。其中,最令我震惊的是,那年我带着未满周岁的儿子回老家过年,因儿子对新环境不适应,总是哭闹不停。父亲说让他来带带。突然我在屋外听见一阵琴音,“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我好奇地走进屋去看看,才发现是父亲在吹口琴。顿时我非常吃惊地问“爸爸,你什么时候学会吹口琴的?”在一旁的母亲解释说,你爸爸在部队就学会的,会的乐器还不少呢。但我知道父亲并不擅长音律。

1992年11月22日,我家所在的街道被一个玩火的小孩不慎点着了,我家房屋细软牲畜全被烧了。我接到电话赶回家时已是晚上,那时大火还在燃烧,整个街道变成了一片废墟。看到其惨状,我的泪水忍不住的往下流。我在火场找了很久,才知道我家被临时安置在一间学校的教室里。见到父母的那一刻,我再也忍不住放声地大哭起来。这时候父亲安慰我说:“有什么好哭的?火不烧山地不肥。”同时他吩咐我弟弟出去搞点酒回来,准备吃饭。

“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父亲从他的黄挎包里拿出口琴,熟悉的旋律又一次吹响了。这时我打量着父亲的这把口琴,才发现就是一把儿童玩的单音口琴。我说,爸爸,我给你买一把好的口琴吧。他说不用,还是节约钱来修房子吧。我的泪水又止不住往下流了。

几年后,家里的房子重新修建好了,父亲也因为太劳累,加快了负伤肺部的钙化,整个肺部几乎全部钙化了。就这样,父亲早早地就离开了我们。一直到今年春节,我才兑现了我承诺,买了一把口琴烧给了父亲。

这些年,我一直不明白,是什么力量让父亲这样坚毅乐观?直到今天我看了《长津湖》才找到了答案:“不相信有完不成的任务,不相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不相信有战胜不了的敌人。”杨根思“三个不相信”的精神,难道不也正是我们今天攻坚克难的精神动力吗?

“不相信有完不成的任务,不相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不相信有战胜不了的敌人。”体现的是革命军人舍我其谁的使命担当,愈挫愈勇意志品格,彰显的是革命军人不畏强敌、敢于亮剑的血性底色。今天我们面临着新的挑战和难题,我们每位共产党员更要赓续必胜的光荣传统,让英雄气概融入我们的血脉,不忘初心,认真践行好共产党员的使命担当,续写出“三个不相信”的崭新传奇。

“真正的战争远比你们从电视里看到的要残酷!”我又想起了父亲的话。是啊,多么幸运啊,我们出生在了和平年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