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遵义市银行业协会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银苑百花 > 浏览正文
别在别人的伤口上洒盐
来源:余庆农商银行  作者:陈凯  2019年9月2日

炎炎烈日,街道寂静,熟悉的环境与气氛,似总能轻易让人回忆起一些往事。思来,物换星移,那已是四年前的事情了,而今每每想起,亦不禁唏嘘。

那时节,我上班已一年有余。时维盛夏,镇上海拔虽高,也诚然分散了些许暑意,怎奈烈日当头,却也着实晒得让人无法忍受。恰逢农忙时节,加之矿山赶工,街上寂静无声,鲜有人走动。

午后,持续的高温让人困乏难忍,昏昏然欲睡,却又决然不敢睡。大门开阖的声音十分突兀地传来,似用锤子在我昏然而无觉的大脑上砸了一下,令我脑袋刺痛,一时间竟没有反应过来,而人却已飘然而至。

来者是个中年男客户,衣着算不上光鲜,也说不上整洁,风尘仆仆,面有疲惫之色。强打精神问好,见他似有些焦急,我便也不再多言。简要问明来意,我得知他是来挂失银行卡的。此类业务我是决然不敢怠慢的,连忙撕下一份挂失申请书递给他,尔后将他的身份证拿去复印两张,核查、对比如旧。

待我回到座位时,他已将挂失申请书填好,因其所填有误,而挂失审核比较严格,所以我只好又撕下一份请他重填。他此时更焦急了,却也没有说什么,双手接过单据后重新开始填写。

隔着玻璃,我见他写字时手有些抖,可能是心情激动和担忧卡被盗取所致,便出言宽慰他:只要挂失了别人就取不了钱,您完全可以不用担心,挂失很快的,只是手续稍微复杂,单子填好后咱们就可以开始了。

许是我的话奏效了,他似稍稍缓和了一些。很快,他将申请书递给我,我检查一遍后赶忙开始在电脑上帮他办。照例,我还是要问问他诸如卡上的余额以及卡是如何弄丢的等相关问题,毕竟挂失是风险很高的业务,办理的时候一定要慎之又慎。

我与他问答几句,他的焦急之色也逐渐缓和了下来。或许他所承受的压力实在太大,也确实需要找个人倾述一下,倒倒心里的苦水,抑或许是我的问题打开了他的话匣子,他说起话来渐有滔滔不绝之势。而我也十分喜欢这个小镇上的人,他们淳朴、善良,来办业务时都很和善,予我这初来乍到之人许多帮助,故而我也乐意去倾听和给予他们安慰。

通过交谈,我了解到他是本镇人,家住在离我们网点不算远的地方,他自己在矿上有份工作,早些年当地都不好过,而今通过他自己的努力,家境也算得上小康,一家人过得也算幸福。年初,他的儿子突感身体不适,跑了几个医院才查出病因,是一种很严重且不好治疗的病症。

他陪着儿子辗转于各大医院间,不断地去接受治疗,却也收效不大。几十万的家财全然都用在他儿子的医药费上,好在还是没有欠债。前些天他的儿子稍稍病愈,带回家来疗养以观其效,而他则外出将住院治疗的发票以及各类单据带到村委和政府部门,希望能得到援助,为他儿子的后续治疗筹措资金。

未曾想,他昨日在村委会办事时,将银行卡和一大包医疗单据以及发票遗留在车上,他自觉办事要不了几分钟,便没有关闭车门。而待得他下楼时,却发现放在车上装有发票的包不翼而飞了。他很是着急,遍请村委干部及邻里帮忙找寻,忙禄一天一夜后却也没有任何消息。

他想起发票是用来报销的依据,且发票很难再开具出来,想起报销无着,儿子的后续医疗费用希望渺茫,又念及自己的遭遇,故而焦急伤感。他说他无论如何都要想办法医好自己的儿子,哪怕后面的路很艰难他也不会放弃。

我边帮他办业务边听他叙述,时不时出言应和、安抚几句。因那时湖北农信远程授权系统上线未久,授权效率不是很高,加之流程着实麻烦,还要手工填写登记簿,故而一笔挂失业务往往需要办理一刻钟方能成功。

人常言倾述是释放压力和缓解忧伤的好方法,我大概听他叙述了一刻钟,他起初很是激动、哀伤,尔后声音渐渐平和,似又对生活和命运有了希冀。或许并不是倾述有多大作用,而是人在倾述时会重新审视自己所处境遇,逐渐面对并接受现实,从而有了直面和反抗命运的勇气。

看得出他平时是个寡言而坚强的人,也是个很有责任感的好父亲。待得我请他签最后一个字时,他站起身来与我道别,言表之间已多了几分似破而后立般的沉稳之气。

而就在此时,他的电话铃声响起,刚欲行的他又坐了下来。他接通电话后,初时语气平和,似欲辩解什么,尔后脸越来越红,似越来越激动,却也还在忍耐,直到最后他突然声泪俱下地说:“你不说了,你不说了,求你不说了…你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事情已经发生了,我们只能面对…”他说到最后,声音几近嘶吼,带着无可奈何的压抑,和无法辩驳的的愧疚。他的情绪很激动,凄然而绝望,边说边哭,而对方似依旧不依不饶,不停地数落着他。此时,我也插不上话去安慰他,待得五六分钟后,他流着泪、打着电话,含怒起身,推开门走了。

我一时愕然,我从未见过一个中年男人哭得如此凄然,凄然中又带着几分憋屈和无奈,更带着几分绝望…

他们的通话我大抵还是听到了些只言片语的,倒不是因为我喜欢偷听隐私,而是他电话的音量着实有些大,抑或者是对方说话的声音太大吧!对方不停地责难他、数落他,问他为什么把单据弄丢了云云。

我不知数落和责问他的人与他是何关系,但我大抵能从男人的言行中看出他的分量。但我实不敢揣测他是怀着何种初衷和目的去数落与责问男人,我也不屑于去揣测。

我只知道,在那一刻,那个刚刚直面现实、燃起希望的男人崩溃了。那个打电话的人寥寥几句,便完全击溃了男人。我不知道他的责问与数落究竟于事何益,难道责问和数落之后单据就能找回来吗?他那重复的问句,揭开了男人的伤疤,并在伤疤上洒盐,痛得男人哀嚎不止,痛不欲生。

笔者以为,你可以冷漠,可以视而不见,借用一句市井之言:帮是情分,不帮是本分。但无论帮与不帮,烦请留下口德,不要在人的伤口上洒盐,尤其是不要既不帮还要嘲讽他人一番,做那痛打落水狗的不耻之事。

昨日晚间,天降细雨,路稍湿滑,携妻女去医院探视新生儿。撑伞行至台前,有踏板车行过,其速度不快,将登台阶时,忽闻“轰”的一声,缘是骑车者摔倒。将伞付与妻,飞身前去帮忙,将行至车前时,骑车者方起,想来受伤不轻。帮其将车扶好、转向时,忽听耳边有一女子不无讥讽之意地言道:下雨天骑什么车啊?翩然而来,冷眼旁观后,即飘然而去,漠然置之。

愤慨之余,忆及往事,遂撰此文,借以抒怀。

责任编辑:zunyiba  关闭窗口